首页 男生 网游小说 大秦:开局自曝穿越者,嬴政麻了

第1015章 天生魅魔圣体

  酒肆的二楼,挂着草帘的房间内传来放肆的哄笑声。

  赵崇屈指一弹,剑锋出鞘三寸。

  “再等等。”

  陈庆拦住了对方,小声解释:“当下顶多给他们定个妄言或者非所宜言之罪,对吧?”

  赵崇明白了他的意图,收回剑锋。

  秦律中对言论获罪大致分为诽谤、妖言、妄言、诅咒、非所宜言几类。

  其中诽谤君上刑罚最重,要诛其身、没其家。

  而非所宜言则相当于后世的‘寻衅滋事’,不光定罪的标准相当宽泛,连处罚的轻重也相差极为悬殊。

  鞭笞杖责是它,枭首腰斩还是它。

  陈庆为了防止里面的酒客钻了律法的漏洞脱身,耐心静候在门外。

  “冰水有什么好卖的?”

  “夏日里的井水清凉解渴,一个子儿都不用花,谁去掏钱买他的冰水?”

  “他走街串巷,卖的是沟子!”

 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,语调抑扬顿挫,诙谐逗趣,引来一阵大笑。

  “那时候他穷啊,穷到饭都吃不上。”

  “俗话说穷生恶计,某人就动起了歪心思。”

  “这世间可有什么生意适合他这种既没本钱,还一无所长的人?”

  “那不就是卖沟子嘛!”

  “某人就靠着这等腌臜手段,把自己养得唇红齿白,身姿挺拔。”

  “嘿,你们别说,后来他就是凭着这副好卖相发的家。”

  听众们半信半疑,不禁问道:“坊间传言,陈……某人是犯了谋逆大罪,才被押解京师。”

  “这与你说的也对不上啊?”

  善戏谑者把脑袋摇得拨浪鼓一样:“那都是做给世人看的。”

  “若是陈某人真的犯了谋逆大罪,怎么不见他腰斩弃市?”

  “反而被皇家委以重任,短短几年就权势滔天。世间可有第二人能及?”

  听众纷纷皱起眉头,颔首赞同。

  “那……他一定是受到贵人提携了。”

  “该不会是……”

  “休得妄言,太子殿下喜获麟儿不久,怎会瞧得上陈庆一个卖沟子的?”

  “除了殿下还能是谁?”

  “难道是李相?他们后来反目成仇了?”

  “不好说。”

  “这世道当真是乱套了,那么多俊杰才子籍籍无名,却被一个卖沟子的跻身高位。”

  “嘿,你要是豁得出去,卖了你的老沟子,说不定也能换个县令当当!”

  陈庆冷笑一声。

  我还当你们真的不怕死,口无遮拦什么都敢说。

  原来心里也有所忌惮。

  不过不要紧,光凭现在听到的话,己经足够为你们定个诽谤皇家之罪了。

  “各位。”

  陈庆一把掀开了草帘,微笑着作揖行礼。

  众人大惊失色,慌张地打翻了酒水。

  “方才听尔等笑谈朝野秘闻,颇为有趣。”

  “不过听来听去,有一事心中不明。”

  “陈某人到底是长了个金沟子,还是银沟子,亦或是什么天生魅魔圣体,才能让他在短短数年扶摇首上,飞黄腾达啊?”

  善戏谑着脸色发白,冷喝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  “我等友朋饮宴,谈论的是家长里短,闺房之乐。”

  “什么朝野秘闻,听都没听过。”

  余者对视一眼,先后起身。

  “阁下是否听岔了?”

  “饭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。阁下与我等素不相识,冒然进来打搅不太好吧?”

  “你说的陈某人是哪个?我等的亲朋好友并无陈氏一门。”

  “萍水相逢即是有缘,在下给你叫一壶酒水,就当交个朋友。”

  陈庆轻慢地笑着指了指自己:“不好意思,本侯似乎就是你们说的陈某人。”

  “卖沟子的那个!”

  “尔等连我昔年在代郡的往事都一清二楚,又怎会素不相识呢?”

  话音未落,房间内死一般的沉寂。

  “快跑!”

  不知谁先暴喝了一声,随即跳窗的跳窗,夺门的夺门。

  砰!

  赵崇迎面一脚,把冲出房门的人踹了回去。

  “拿人!”

  他左右开弓,同时擒住了两个打算逃跑的酒客。

  黑冰台的密探从西面八方现身出来,一时间杯盘碎裂声不断,酒肆内人仰马翻。

  “抓住了!”

  “哪里走!”

  “黑冰台擒拿谋逆要犯,无关人等闪开,小心刀剑不长眼!”

  不到一刻钟,房间内的酒客灰头土脸被带回了陈庆面前。
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方才各位有说有笑,快活得很,还要送本侯一壶酒水。”

  “无端端跑什么呀?”

  陈庆低着头问道。

  “求侯爷恕罪!”

  “求侯爷开恩!乡野小民无知愚昧,听得几句造谣惑众的妄言,私底下当成了笑谈,并无对侯爷不敬之意。”

  “侯爷,您大人有大量,别跟我们这等小人置气。”

  “在下这就割了耳朵,向您赔罪!”

  酒客们异口同声地求饶,跪在地上抖得像是打摆子一样。

  陈庆轻轻颔首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

  “本侯知道外间对我的攻讦诋毁从未间断。”

  “什么供奉邪祟、杀婴取血、迫害忠良、搜刮民财,反正天底下的坏事都被我做绝了。”

  “万万没想到,尔等思路清奇,角度刁钻。”

  “居然还能另辟蹊径,想出了新的手段。”

  “出自哪位大才呀?站起来让本侯见识一下。”

  酒客的目光不约而同投向其中一名同伴。

  “侯爷!”

  “不是小人说的,小人也是无意间听来的。”

  “我这张嘴,该撕了它!”

  说罢,善戏谑者就两手抠进腮帮子里用力撕扯起来。

  “慢着。”

  “你先告知本侯,到底是哪里听来的风言风语?”

  陈庆做了个制止的手势,慢条斯理地问道。

  善戏谑者的眼中露出犹豫挣扎的神色,垂下头去低声说:“小人也忘记了,大概是在酒肆勾栏听来的。”

  陈庆‘哦’了一声。

  “老赵,剩下的交给你了。”

  “黑冰台的大记忆恢复术鼎鼎有名,想必在你的循循善诱下,他什么都会想起来的。”

  赵崇点了点头,大手一挥:“将人犯带走!”

  “饶命啊!”

  “求侯爷高抬贵手!”

  “我等只是无心之过,求侯爷饶恕!”

  “是他说的,与我等无关啊!”

  酒客挣扎惨嚎,被如狼似虎的密探拖下了楼梯。

  “诽谤皇家,与谋反无异。老赵你多久能查清谣言的源头?”

  陈庆语气平静地问。

  赵崇走到楼梯口又停下脚步,回过身来说:“最多三天,在下一定给个交代。”

  “好!”

  陈庆叮嘱道:“无论查到谁的头上,你可切记不要手软。”

  “否则本侯少不得要在陛下面前弹劾你玩忽职守。”

  赵崇用力点头:“黑冰台办事,雷侯大可放心。”

  

上一章 | 最后一章没有了,前往书页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