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光阴之外

第三百九十五章 执剑宫的七个字

光阴之外 耳根 4652 2022-12-01 12:41

  眼看这一幕,那两个押解许青的司律宫修士面色彻底大变,心中掀起无尽惊怒,他们很确定没有对许青动刑。

  不仅他们没有,整个第三司也没有。

  牢狱这三天,他们见都没见许青一眼。

  此刻焦怒之下,连连开口。

  “此事不可能,我们不曾用刑!”

  “这分明是你们杜撰出来,司律宫是什么地方,你们不知道?居然敢来讹诈司律宫!”

  眼看队长那里的悲呼已经到位,紫玄知道该自己出面了,于是向前走出一步,这一步落下,顿时归虚修为在她身上轰然爆发。

  其目中千丝道线流淌,一身恐怖的波动使得天地色变,八方轰鸣。

  即便是在郡都,可归虚就是归虚,一人的气就震撼八方,其神色更是带着阴沉,蕴含愤怒,没去理会那两个辩解的无名小卒,而是抬头望向司律宫的深处。

  “迎皇州人族宗门修士紫玄,护送我宗万道华光,大帝钦点新晋执剑者。许青入郡,此事还请司律宫给一个说法,我宗道子许青,是造嫉被陷害,还是真的有罪!”

  司律宫很大,第三司所在之地只是一小部分而已,不过无论是之前的队长还是紫玄,声音都更大,传遍八方。

  不少司律宫的修士,都在各自所在之处听到,原本一开始听到队长的嘶吼,有司律宫的强者不满,准备过去制止喧哗。

  毕竟在司律宫这里如此闹事,本身就是会引起司律宫反感。可听到话语里喊出的造嫉之事后,有一些止步了。

  这造嫉二字,明显透着私怨,与公事无关,也不是与自己相关,自然没有去插手的道理。

  ,最天即便是还有一些依旧摆着威严要来制止的,在听到队长话语里的万丈华光大帝钦点后,也都纷纷收手,不去参与了。

  毕竟能在这里当值,愚笨之人不多。

  哪怕与那位第三司司长姚云慧相熟的同僚,如今在看到紫玄出面后,也都迟疑起来。让他们迟疑的除了紫玄的态度外,还有那数十位义愤填膺的执剑者。

  而没有人来制止,这件事自然越来越大,甚至那些执剑者也都各自传音召唤同僚,眼看事态出现这般变化,张司运的母亲坐不住了。

  她体会到了许青的难缠,更是明白这件事不能拖延下去,要立刻解决,不然的话,对她极为不利。

  毕竟此事本就不占道理,若是按照她原本的计划还好,可如今对方的反击太过迅勐犀利,且直接打到了关键之点。

  于是她面色阴沉走出了办公之处,一步落下就到了第三司的大牢外,出现在了众人之前。

  她的到来,立刻就让那两个司律宫的弟子松了口气,连忙跑去拜见。

  同时八宗联盟众人以及那些执剑者,也都纷纷看向到来的姚云慧。

  尤其是紫玄,一身气息波动,使得风云色变,其凤目带着阴冷,望着眼前这在相貌上与自身不相上下的绝色佳人。

  姚云慧沉默,她修为不是归虚只是灵藏,若是放在无人之处自然忌惮紫玄,但在这司律宫,她是不怕的。

  可她到来是要来处理问题,于是深吸口气,向着紫玄上仙一拜,转身看向许青时,目中露出歉意,轻声开口。

  “许青,此事是我第三司的疏忽我作为司长,一定会严查到底,给你一个交代,而现在我可以证明,此番八宗联盟分宗以及许青你个人,只是来配合调查,如今一切调查都清晰明了,你们并未触犯僭越。”

  “所以我之前才下令将你等释放,可如今出了这样的问题,无论什么原因都不重要,也不需要去看监狱留影记录,这一定是我的责任,我的疏忽。”

  姚云慧直诚开口,说完她还拿出一枚玉简,彷佛在直的调查此事。

  而她这番话语很有深意,看似在道歉,可却是以第三司司长的身份。

  如此一来,自然而然就暗含了不知情之意,彷佛一切都是属下胡乱行为,同时她又站出,显露自身的担当。

  另外还解释了一切都是调查,以释放作为证明此事不是私怨造嫉。

  这就又将自身摘出此事。

  最终还点出留影,隐含警告。这一幕,让许青双目微凝,队长则是眉毛一扬,扫了姚云慧一眼。

  对方布局虽糙,可处理问题的手段,还算尚可。

  “此事的因果我正在调查,很快就有答桉,许青的伤势很重,我这里有一枚蕴灵丹,还请收下,先行疗伤。”

  姚云慧一脸歉意,取出一枚丹药。

  此丹闪耀柔和之芒,一看就绝非寻常。

  “你们放心,莫说万丈华光大帝钦点,就算是凡俗之民,在我司律宫眼中都是一视同仁,秉公执法,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。”

  姚云慧说着,将丹药放在一旁,随后手中的玉简闪耀了一下,她凝神查看后,面色瞬间浮现威严之意,看向身边那两个司律宫弟子。

  “原来是你们,已经查明是你二人动用了私刑。”

  不等那两个司律宫弟子开口,在他们神色一变的瞬间,姚云慧蓦然挥手。下一瞬这二人发出凄厉惨叫,身体轰的一声,喷出大口鲜血,被直接卷起到了远处,生死未知。

  “押解大牢。”

  顿时有第三司的弟子飞出,将不知是不是成了尸体的二人拎走。

  这一幕从头到尾,姚云慧处理的干干净净极为迅速,更是直接定性,当然这也是她玉简得到的信息是牢狱留影玉简被人为损坏,无法用来作为证据的原因。

  此刻处理了两个手下,她向着许青以及紫玄,各自一拜,一脸惭愧。

  “此事是我疏于管理,让许青受了委屈,我看许青伤势很重,诸位可先行回去休息,这件事已查明,稍后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,且亲自登门探望。

  许青眼内寒芒一闪,对方的种种做法,把这件事瞬间化解了大半,若继续在伤势上纠缠,局面会演变,给人咄咄逼人之感。

  许青心底思索,虽从结果去看自身履历不会有问题了,可若就这么结束,他觉得还不够,于是微微张开口,似想要说些什么。

  但他伤势太重,无比虚弱,神念与声音都传不出来,队长看到后附耳去听,很快脸上的怒意变成了无法置信,失声惊呼。“什么,小师弟,那两个生死未知的畜生,从你这里拿走了三千万灵石?”

  姚云慧凤目微缩,心情难免波动,许青的难缠让她再次深刻体会,自己哪怕化解了对方之前的反击,可瞬息间对方就换了方法,继续发难。

  三千万灵石对她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,这种当面讹诈的感觉,让她好似吃了口狗屎一样,但又不得不咽下。

  偏偏她还不能发怒,此刻只能深吸口气,将心动波澜的情绪压制下来,深深的看了队长和许青一眼后,挤出微笑,缓缓点头。

  “此事我会查明,若……”

  她话语没等说完,许青再次喷出一口鲜血,身体气息更为微弱,队长一脸悲愤,立刻给许青喂药,一边喂还一边惨笑。

  “这里还是司律宫吗,任意毒打,明抢劫财,小师弟,我们来的还是人族郡都吗!”

  “此事天道不容,此事……”

  眼看事情又要起伏,姚云慧额头青筋在跳,心头怒意升腾,可她知道不能继续拖下去,于是咬牙开口。

  “此事查明需时间,但三千万灵石,第三司可先行垫付!”

  这番话说出,她的心在滴血。

  队长闻言心头火热,心脏跳动都加快了一些,舔了舔嘴唇后连忙再次附耳靠向许青,这一次许青没说话……

  但队长却右手握拳,狠狠一拳打在地砖上,地砖碎裂爆开中,他满目血丝,声音也都嘶哑起来,大声开口。

  “什么,还有我借给你的那十七套杀伐法阵以及五十七件法器,他们也不放过?”

  队长撕心裂肺痛心疾首,眼睛彻底赤红。

  许青看着队长,感受到了队长内心的火热,点了点头。

  姚云慧呼吸前所未有的急促,情绪在剧烈波动,她死死的盯着队长,心底对此人的厌恶已经超越了许青。

  此刻刚要开口,可下一瞬一道恐怖的神念从司律宫深处散开,笼罩此地似在审视。

  感受这神念后,姚云慧心神一颤,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已经引起了高层的不悦,于是只能再次咬牙,且脸上还不得不摆出从容。

  可她小看了队长,此刻从容之意刚刚浮现,队长那里哀嚎一声。“师傅给的三件法宝碎片,也被拿走了?”

  “执剑者道友们要买我七血童特产的一千多万灵石,他们居然也不放过?那可是执剑者的血汗钱啊。”

  “啊,还有紫玄上仙给你的三枚天宫丹,他们竟然也敢拿走?”

  紫玄面色一沉,冷冷望着姚云慧。

  一旁包括陈廷亳在内的那些执剑者,此刻看向队长的目光里带着古怪,纷纷点头。

  这一幕,让姚云慧有些压不住内心的滔天之怒,她心中恨意强列,这利被一次次讹诈最终演变成集体讹诈的事情,使得她心中憋屈至极。

  眼看如此,许青手指动了动,示意差不多了,见好就收。

  他觉得继续下去,会弄巧成拙。

  队长有些不甘心,刚要继续,许青再次喷出一口鲜血。

  队长这才收声,表情悲愤的背起许青,向着紫玄上仙走去,最终在姚云慧的目光下,八宗联盟众人,飞速离去。

  随着他们的离开,此地安静下来,那从司律宫深处传来的恐怖神念,此刻化作平静的声音。

  “姚司长,这里是司律宫,人族司法之宫,赋予你的权利是为人族公正,不是你解决私怨之地,此事,你僭越了。”

  姚云慧心神一颤,低下头。

  “执剑宫方才传来公文,公文内容只有一句话,七个字。”“姚云慧你找死吗。”

  姚云慧深吸口气,沉默半晌后,低声开口。“宫主,卑职知错。”

  “好自为之。”司律宫内恐怖的神念随着这四个字的传出,消散开来。

  姚云慧默默站在原地,许久之后,她转过身,面无表情的走入自己办公之处。

  刚一走进去,她就看见了在这里等待,满脸关切的张司运。“娘亲……”

  “运儿,你这两个同僚,不简单呢。”姚云慧走到自己儿子的面前,面无表情的开口。

  张司运心神一颤不知如何开口时,姚云慧右手抬起,一巴掌狠狠的扇了。过去。

  这一巴掌很是用力,张司运喷出鲜血,身体被直接卷到了墙壁上,落下时五脏六腑都在翻腾,鲜血再一次喷出,半张脸都高高鼓起。

  “废物!”“你爹是废物,太司仙门是废物,你一样也是废物!”

  姚云慧咬牙,将内心的怒意在这一巴堂里宣泄出来。

  面对母亲的责骂,张司运不敢反驳,连嘴角的鲜血也都不敢去擦,只能氏着头,这一幕他从小到大,经历了无数次。

  骂完张司运,姚云慧坐在椅子上,深吸口气,将情绪再次平复后,她端起一旁的银耳羹,抿了一口后抬起娥首。

  无暇的俏脸上那双如宝石般的双眸,此刻遥望八宗联盟分宗的方向,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美丽的弧形,红唇微张。

  “警告我?可这样才更有意思。”

  顶点地址:

  移动端: 感谢您的收藏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